苏粤安

主圈:⚠️拉美国拟,大洋洲国拟⚠️
黑塔利亚,历史

圈名:苏粤安/苏安平/苏安贫
欢迎K列,企鹅2388717345

❌魔道祖师 ❌第五人格
❌穆斯林的葬礼
❌APH家暴/红色/极东/Dover/亲子分

莫看江面平如镜,要看水底万丈深








孙棺材

弦妹真好,只可惜最后芳华散尽。



有人了解一下弦清梅三人行吗()

关于龙清,龙弦,龙梅名字的一点猜想


清,清澈纯净,清晰明了,证明清妹真的是个好姑娘;我个人觉得这个字其实已经能令人预见到她的结局了,因为清的另外两层含义分别是“寂静”和“殆尽”,象征着她最后死去,在这世上彻底消失殆尽

(漫画里龙清因为体内的蛊毒皮蚀肉烂,最后化成了一滩脓水)这么一想蛮讽刺的,明明是“清”最后却化成了“污浊”。


弦,我觉得这个字应该是出于李白的《长相思·其二》里的“赵瑟初停凤凰柱,蜀琴欲奏鸳鸯弦”,象征百生龙弦在外人眼里看来琴瑟和鸣(百生出自冀省,而冀省又称燕赵之地)然而实际却并非如此,联系弦妹的结局,真正的情况是“梧桐半死清霜后,白头鸳鸯失伴飞”,也从侧面印证了百生长久相思的对象始终是赤龙,而不是她龙弦。


梅,古人云梅具四德,初生蕊为元,开花为亨,结子为利,成熟为贞。这个“贞”正巧可以对上阿梅的结局,为了保住贞洁自爆命蛊而死。另外,梅花只在冬天一季开放,并且凋谢后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”,象征着阿梅的香魂始终在老狗心中。




余音:

我一直觉得孙小棺材对应的植物应该是蒲柳,因为蒲柳代表着体质孱弱,地位低下,也指代贫苦的农家。


老狗心里的两个人,一个望秋而落,一个冬尽而死。

【狗棺】过年

新年了,有人家带着孩子来看他们俩,也算是讨个吉利。孙小棺材的脾气较年轻时好了不少,见到了裹着棉衣的孩子也只是一笑,从小桌上提起一点儿油纸包着的糕点,就着花花绿绿的糖块儿一并塞进小孩儿手里。陈老狗也盘腿坐在炕上,一边胳膊搭在小桌上,另一只手叩着那支玉嘴金头的烟锅儿,不言不语,也笑得慈祥。旧屋子外边儿贴了崭新的对联,红纸儿红灯笼消退了些冬日的寒凉,反生出几分温润的暖意来。




陈小狗也被带了过来,两三岁的孩子虽然并不似年画上的那般白胖,倒也可爱的紧。孙小棺材挪了挪小炕桌,将小狗抱了过来,搂在怀里,又将炕头上的厚棉被裹紧了些,于是三个人就暖暖和和地挤在了一起。外头飘着纷纷扬扬的细雪,窗上凝了一层冰花,又被房里的暖气融成了水滴,在泛黄的毛玻璃上滑出一道道纤细的水痕。陈老狗给两人各斟了一壶热酒,接着用手指蘸了点,抹在小狗的嘴唇上。孩子舔了几口,小脸儿便皱作一团,显得颇为滑稽,于是他们俩也笑了起来。又是几盅烧酒下肚,孙小棺材便微困了,他带着些倦意靠在墙上,逗着小狗玩了一会儿,孩子突然将手搭在了他的掌心,稚嫩的手还看不出多少骨肉的线条。他有些出神,又揉了揉孩子的脑袋,小狗的头发又细又软,毛绒绒的微长,同陈老狗一样是乌黑的颜色。




房里只点了一根蜡烛,红蜡泪顺着柱身缓缓滴落,又凝成斑斑的油迹,显出一番稍浅的水红色。烛焰微微地飘动着,渲染着昏黄的光晕。两人都半靠着桌子,看那簇火苗因自己的呼吸而不断地左右摇晃。年轻时,他们炕上的蜡烛也是这样挺立着,随着热被窝里翻来覆去的激烈动静,淌下红的似血的蜡油来。陈老狗的指节叩着桌面,一下,又一下,带着某种特定的节律,却并非是年轻时的那般蕴意。孙小棺材没有理他,而是将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的陈小狗往怀里抱了抱,孩子身上被焐得热乎乎的,小小的脸儿泛着红,窝在他怀里正睡得香甜。孙小棺材半垂着眼,似乎也快要进入梦乡。见旁边一大一小两个人都睡意朦胧,陈老狗便吹熄了蜡烛,接着收起炕桌儿,关紧了窗子,又下炕去拿来那把乌金古刀搁在床头,也跟着一起钻进了被窝。




陈老狗刚一睡下,孙小棺材的手便伸了过来,陈老狗自然顺着他,将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。这么多年,孙小棺材的身子被自己调养得好了不少,原本发凉的掌心已像正常人那样透着暖意,连着手指上清晰分明的骨节也隐去了大半。他一边摩挲着孙小棺材的手,一边试着回忆这热炕头上曾经的情事,然而还并未唤起多少过往,他就也同着身侧的两个棺生子一起,沉沉地睡着了。

望着他触手可及的幸福和终将破碎的美梦啊,啊。

XI·Justice·正义·均衡


云开雾散,月亮重圆

百鬼皆散,天下无难

画了一下义妖传里的百生


白娘子,啊。


十分冷淡存知己,一曲微茫度此生。

戏可逢场灯可尽,空明犹喜一潭星。

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迪大

还有摔倒的站长

阿梅和阿狗哥的牵手手